ミュージカル『刀剣乱舞』 〜静かの海のパライソ〜

因中國武漢肺炎的影響,從2月底開始日本的舞台等陸續有停演跟中止的狀況。幸好雖然波折不斷還是順利開演了。

這次的的刀音個人認為可以說是第二階段的起,不止是接著前作留下的梗繼續鋪陳,短短幾句台詞交待著其他刀的去向,會覺得刀音的世界在看不到的期間依然持續著進行任務。

這次公演的戰場是島原之亂 。在一開始看場刊時沒有看到天草四郎的出場,還以為是以幕府側進行述說。且人類組有無名兄弟的出現且演出家表示伽羅會很辛苦,便以為主虐大俱利。結果這次公演主虐松井跟浦島。這次的標題是靜海天國,靜海指的是月亮上的寧靜海,有一說可以代指三日月機能所創造出來的天國,個人自己的想法是暗指島原的地理位置。明明靠海少田,卻因為海禁不能靠海吃飯而且還得交這麼多糧食。

這次的隊伍編成是由鶴丸決定,而且在出發前沒有告知其他刀主戰場。在一開始出場時,沒想到天草就已經出現在,但立刻被時間溯行軍殺掉。最後就像三百年一樣由刀輪流COS天草四郎這個象徵性的角色。因為傳說中並沒有人知道天草四郎的長相。鶴丸表示因為在歷史上有實際參與這場戰爭的只有松井,所以這次任務需要依靠著松井的記憶以及有COS經驗的大俱利。但我個人覺得島原這個戰場,鶴丸並不是第一次參戰,因為在把山田的臉給松井看的時候,鶴丸是抓著山田的前髮的。覺得他在那之前就應該知道山田的長相了。


原本是想說東京樂看完再來補,畢竟金魚腦加上日文程度不佳,沒想到公演停止。一切都是中共的錯。下面只能以印象來打了。


在這次公演場刊上有說到這是個勝者的歷史,也就是在時政所承諾的歷史就是幕府殺了37000人以平定島原之亂。覺得鶴丸對於這場戰爭的評價是間違い、馬鹿馬鹿しい。所以他對引起戰爭的山田這麼生氣。

日向在跟山田介紹自己的時候是說屬豐臣一系,然後就被山田拿來做為口號(秀吉孫之說)。在戰爭開始時還提到有提到因為和平太久了甚至連家臣都不敢殺人了。可見家康在一統天下後的和平狀態。到後面就覺得可以理解松井原主跟松平所說的不要讓血白流以及以殺止殺。這次的述事偏中立,兩邊的都有帶到 說到底錯的不是人是這個環境。

傳說中在島原之亂唯一幸存者的山田,一聽到說幕府決定滅殺所有島民覺得無法接受,鶴丸對山田說是你要光、要秀吉孫、要戰爭的。你就要背著這個走下去。最後留給山田的是一句要活久一點。後面山田問松平說為什麼要讓我活下去?松平說你要好好想這戰爭的意義,為了後の世好好想為什麼有這場戰爭。

覺得這次公演以角色複雜性來說真得是山田集大成。不過也是畢竟刀刀們並不是人,他們還在學習人類的情感。以角色的感觸來說,覺得這次人類組給的衝擊提醐味越嚼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