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後感】終結平庸

終結平庸

其實這本書就是為了打破平均觀念而寫的一本書,但平均觀念無所不在,就算看完有恍然大悟的感覺,還是會有既定印象。

平均觀時代,我們的社會制度,尤其是商業和教育,強化了我們對單向度思維的偏好,利用單純的量表來比較他人的長處,例如成績、智商和薪水。

我們常常認為有好成績的人將來會是個領著高薪的高智商人材。這個是我們常有的既有觀念,我們常以一種單純的評量方法來評測一個複雜的人。

其實在本書的前二章我還是抓不太到為什麼平均觀不好,但到了第三章作者開始舉例才有為什麼平均觀並不適合評測個人。

個體科學的三大原則:參差原則、脈絡原則,以及路徑原則

參差原則。這項原則說明我們無法運用單向度思維去理解複雜而「參差」的東西。

以籃球為例你不能以高得分來評定這是不是一位優秀的成員,因為至少有五個向度會明顯影響比賽結果:得分、籃板球、抄截、助攻、阻攻。而且這五個向度之間多半沒有強烈的相關性。

脈絡原則,這項原則主張你不能撇開特定情境去解釋或預測個人的行為,也不能不考量個人就認定某個情境所造成的影響。換言之,決定行為的因素不是特質或情境,而是兩者交互作用之下的獨特結果。如果你想了解某個人,針對他們平均偏好或「本質天性」的任何描述絕對會誤導你。

舉例來說,如果你想了解一位名叫傑克的同事,說「傑克很外向」並不是很有幫助。正田建議用另一種方式描述他的特質:「若」傑克待在辦公室裡,「則」外向。「若」傑克身在一大群陌生人中,「則」略微外向。「若」傑克感覺壓力很大,「則」非常內向

人是一種很複雜的生物,與其他動物相比最大的差異點是人會思考。覺得在這個例子充份說明了人是一個多麼複雜又善變的生物。所以在脈絡原則可以更進一步的說明個體差異。

路徑原則,我們都相信成就有正常的路徑可循,這種信念驅使我們拿自己人生的進度與以平均值為基礎的基準點作比較。

這應該可以說明一部份人的焦慮,例如到了三十歲未成家立業。因為在我們心中會有一個標準說到了幾歲卻沒有達到某種成就。

布魯姆的資料也揭露出學生個別的步調會精確地依照他們學習的內容而異。例如說,某個學生在學數學時可能輕而易舉地吸收了分數的教材,卻和十進位苦苦纏鬥;另一個學生可能飛快地掠過十進位的章節,卻要花額外的時間研究分數。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快速」學習者或「慢速」學習者。速度不等於能力,也沒有所謂的快速學習者或慢速學習者。

所以在現行的教育體制下,是有某些人的才能在這個體制下得到超常的發揮,而另一些人則否。讓我想到所謂的「齊頭式平等」。

看了這本書其實覺得有點諷剌,就連最注重個體差異的美國至今還是陷在著平均的觀念。更何況我們呢?

最後一部份作者說明了他在大學的就學過程供人參考,以了解自己的習慣、優勢及劣勢,使自已更能符合、適應大學這個無差別的就學機構。現在回頭想想,如果以我現在了解自己的狀況再回大學就讀,的確會比當時18歲的我更能得心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