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後感】惡血

惡血 矽谷獨角獸的醫療騙局!深藏血液裡的祕密、謊言與金錢

伊莉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因為一場暑期實習(檢驗SARS病人檢體),
開啟了她對於疾病檢測新科技的想望,企圖打造「改變世界」的生技新創。
因此,19歲時她決定從史丹佛大學輟學,用一份26頁的文件開始了日後高達九十億美元的「創新」:
一滴血就能做二百多種檢測,從常見的血糖檢驗到癌症篩檢,費用還只要傳統檢測的十分之一!

**********************************************

我覺得一開始伊莉莎白不見得是為了詐欺,在一開始因為技術追不上話術所以才開始說謊,但這種事在矽谷也時常發生,所以而降低了對這種事的評判標準。也就是所謂的霧件。「霧件」(vaporware)這個字是一九八○年代所發明,形容一開始大肆吹捧,但最後耗費數年才成真的新軟體或新硬體(還不見得能成真),反映出電腦界在行銷上輕忽不負責任的傾向,微軟、蘋果、甲骨文都曾被指控用過這種手法,這種過度承諾文化於是成為矽谷的特徵之一,只是對消費者的危害很小,頂多就是失望和期待落空。

而伊莉莎白因為說謊而得到的名利更讓說謊成為一種習慣,而一錯再錯。覺得自毀城牆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伊莉莎白不聽別人建言,如果這是在自己有很重要的技術的時候還說得通,但她並沒有任何的醫學或技術的底子。而且對手下的技術人員的要求太高,不到標準的皆不採用。

覺得這算是另一種的自卑,因為本身沒有技術、沒有成果,所以對只好武裝起來用恐懼與威脅來管理公司。這兩樣真得是當權者沒有底氣說服人的時候最好用的武器。用宗教式洗腦也是讓我有很重的既視感。對公司的理念與文化有認同感是件好事,但上昇到宗教式洗腦就會讓我覺得,是不是因為產品不好作不出來、技術沒信心才拿一些旁門左道的東西來搪塞。

如果伊莉莎白不是那麼看重名利、更有耐心一點。這結局應該不會是這樣子的。以前覺得大家說有能力就要回饋社會,覺得不置可否。但現在有點理解,因為對別人在困難所伸出的援手而感恩,無以為報就只好回報社會。因為除了名與利之外更需要追求一些心靈上的富足。若是一心在名利上,只會一直循環,名利是追求不完的。

如果某件事物只會讓人產生出負面想法,那這東西不會有太大的成功。正面積極才會有人努力的動力,因為喜歡而努力和因為討厭而努力還是有差別的。